中文简体 | 繁體 | English
 
   
 
您所在的位置:腾信国际 > 新闻中心 >
姜锋:谨防抹黑中国的“假命题”固化
出处: 作者:乔永田 编辑:太原 [2018-10-02 10:08]
姜锋:谨防抹黑中国的“假命题”固化 当前,一个在欧美比较流行的假命题是把中国描述为造成后西方和后秩序的主要力量。 去年2月,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智库慕尼黑安全会议在其年度报告中称,民粹主义和非自由的力量正在冲击基于西方价值体系建立起来的现存世界秩序,全球正在进入后西方和后秩序的时代。该文件实际上把欧美国家内部以特朗普现象为代表的民粹主义,以及俄罗斯等被列入威权或独裁的国家解释为来自外部的非自由的力量,迅速发展起来的中国也被捎带进去。 一些欧美智库断言,威权政治在全球的吸引力越来越大,也特别不忘把中国列入其中,变着说法地指称中国是针对西方价值体系上建立起来的世界秩序的挑战者。 这个假命题已使欧美一些国家的政治家对中国忧心忡忡,有的甚至呼吁防范中国对西方的制度性冲击,笔者近来在与欧美学者和政府层面人士的交流中,经常听到这样的观点和由此表达的焦虑。 放在整个人类文明史中观察就不难看出,世界的制度结构始终在不同文明的互动中发生或消亡着。 区域或全球性的制度是不同文明体集体经验和智慧的贡献与积累,不是某一文明体独一构建。 无可否认,近代以来,特别是随着资本主义工业化的发展,西方在全球贸易制度构建上做得多了一些,但这不应成为唯我独尊的理由,更不应该当作全球制度建设排他主义的借口。 然而,各国各文明体发展的愿望是不可永远被遏制住的,新兴经济体蓬勃发展,为包括西方体系在内的全球经济贡献出巨大的增长。 这本该是信奉人生就平等的西方国家感到高兴的,但我们看到的却是不安与焦虑,唯我优先成了主导的学说,美国当先,直截了当。 用美国现任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的话就是美国要决定做什么怎么做,规矩是什么。 与美国的我优先论有所不同,一些既受美国气,又指望被美国领导的工业化国家面对新兴国家自觉不自觉地热衷于我们优先论,它们也一样既从新兴国家的发展中获得了丰厚的利益,又难以超越西方文化中优胜劣汰的古老理论,看不清全人类同处一个命运共同体的时代特征,把充满活力的新兴国家,尤其是发展迅速的中国当作制度对手。 于是,后西方后秩序的观点在不断蔓延,欧美一些智库和学者不断游说称:西方原期待中国随着经济发展能够变成现有国际秩序的负责任成员,而现状与西方愿望相悖,或称西方向西方开放,中国却越来越封闭,抑或是中国正把经济实力转化成政治优势与西方抗衡,云云。 德国政坛已经出现民主制度处于危险之中的说法,态度若明若暗,似乎中国已经成为破坏这种制度的非民主力量的一员。 已经有欧洲有识之士对中欧中德间的误解表示担忧,期待双方加强信息和观点交流,避免假命题不断固化,成为双方关系的障碍。 一位接近德国政府高层的人士借用汉语危机一词建议,当前的误解已经很深,任其发展可能危及双方的关系,应该加强交流,为中德关系注入新的理解和信任。 的确,在密切的经贸和政治关系基础上,需要进一步加强高质量的人文交流,促进在理念和观点层面上的相互了解和理解,说明白中国始终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学者)来源标题:责任编辑:  作者:。
腾信国际  | 新闻中心  | 产品中心  | 腾信国际官网  | 关于我们  | 企业文化  |   
Copyright © 2002-2020 DEDECMS. 腾信国际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皖ICP备11004558号-3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劲松北路27号  电话:0351-7721666